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   
 

站内搜索
 



锡剧在江阴 > 锡剧演员 > 正文

爷爷、爸爸和我50年的音乐梦
作者:唐筱敏  来源:选自1999年9月3日 《江阴日报》  发布时间:2013-1-30 14:54:40  发布人:金麦穗

  赵丽娜,女,1980年生,1996年通过上海音协钢琴10级考试,1999年夏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中国音乐学院音教系,主修钢琴教育。
  我讲述的不是一段故事,而是3代人在各自不同时代下的3种经历,3种与音乐有关的人生经历。
爷爷的昨天
  我们家有一本旧画册,小时候爸爸不让我碰它,只能坐在他身边,看着他翻阅。第一张是已经发黄的照片,“这就是你爷爷,在我9岁时就去世了,他为他的锡剧事业奋斗了一生。”爸爸说。
  爷爷因为家里太穷,从宁夏讨饭到苏州,由于生活实在过不下去,太祖母把他送进了苏州的戏班“小堂明”,他刻苦学艺,很快在二胡、唢呐、打击等方面有一技之长。解放后,他被调入苏州地区文化局工作。在当时50年代很艰苦的条件下,爷爷自学了作曲,他被派往江阴锡剧团担任乐队作曲,并任主胡。
  爷爷不但继承发扬了苏南锡剧前辈们的艺术传统,在由他作曲的《杨八姐盗刀》剧目中还巧妙借鉴了京剧、昆剧中的艺术精华。1956年,为迎接全国戏曲调演,爷爷在短时间内创作了大型戏曲《江阴血战记》。为加强低音,他将一只废旧的堂鼓改制成二胡,还采用了西乐大提琴。作品荣获了挂件勋章,当时爷爷才35岁。
  由于他创作的戏曲倍受地方人民的喜爱,爷爷连续3年被选为县人大代表,并于1957年调入现江苏省戏曲学院工作,然而,爷爷辉煌的一生很短暂,由于过分辛苦,年仅39岁的他因患肝癌病逝于南京。
  (记者点评:尽管新中国成立后,“爷爷”逐渐拥有在戏曲界一展才华的机会,可是,由于当时时代的局限,他终究还是没能圆梦。 “爷爷”的经历和他的英年早逝决定了这场延续50年之久的音乐梦的开始。)
 
爸爸的今天
  爷爷去世太早,爸爸只能拥有爷爷赋予他的一颗热爱音乐的赤诚之心,而没能完成爷爷想让他继承事业的遗志。
  年轻时,爸爸苦苦地学琴,没钱上学只能站在外面听老师上课,晚上去办公室偷老师的琴练。夏天蚊子太多,他把脚浸在水桶里;天气热,把毛巾挂在脖子上……
  爸爸经常被爷爷带到剧场,看他演奏主胡和一场场精美的演出,还认识了各种乐器。当看到爷爷没日没夜地作曲、演出;爸爸受到他敬业精神的感染,从小就立志,将来一定也要成为一名音乐工作者。可是,随着爷爷病逝,爸爸在校的学艺也中断了。后来想考大学,“四人帮”的时代又到了,在语录歌满天飞、造反声震天响的日子里,哪里还容得下真正意义上的音乐。接着上山下乡……苦难的日子里,爸爸在小河边拉上一段《二泉映月》,再苦再累的10年就这样挺过来了,爸爸至今还保存着当年报考南京师范大学音乐系的准考证。
  为了不学琴,我曾被爸爸抽过屁股,可是,当爸爸告诉我他的这段经历时,我失眠了——我肩负着两代人的心愿:爷爷的遗志和爸爸的梦想,我想了许多许多——为什么爷爷能这样执着地追求着音乐,并为它付出了自己的生命?而爸爸也能在生活艰辛的条件下把音乐视为生命的一部分,并从中得到宽慰?两代人“愚公移山”的精神在我的血液中流淌。
  (记者点评:在过去传统的年代,子承父业是很多家族成员选择的人生道路,无奈,“爸爸”赶上了“红色岁月”,纵有理想抱负,梦也只能搁浅。)
 
我的明天
  我6岁学手风琴,9岁开始学钢琴,我最钟爱古典主义音乐。课余时间,我听着贝多芬的《暴风雨》,感受着兴奋、激动、坚强和满足,多么想和同学们一起分享。可是他们听了曲子后,竟然没趣地说:“我听不懂。”还有的说:“都什么年代了,还听这个,你怪不怪呀。”跟随着《音乐无限》和《七彩假日排行榜》的他们觉得流行歌曲才是年轻人的风采,难道真的是这样吗?
  同学们组织去澳大利亚旅游,一位主人问我的同学:“Do you play the piano?)”(你弹钢琴吗?)“No,  I  don’t.”(我不弹。)“Do  you play  the  violion?”(你拉小提琴吗?)“No,  I  don’t.”(我不拉。)回来后,同学对我说他当时尴尬极了,要是你去了就好了。我听后,苦笑一下,沉默……
  音乐教育真的无关紧要吗?一次偶然机会,我看到一本《美国艺术教育国家标准》,才知道美国现已把音乐教育作为核心课程,他们甚至把音乐比作钥匙。相对照,我不知道中国的音乐教育是否算成功。现在信息迅速及时,网络密集,无一不告诉人们科技已发展成第一生产力,那么,处在这个时代的我们是否就该一味地把音乐作为娱乐,作为休闲呢?一个国家的音乐凝聚着这个民族的灵魂,如果我们这一代只是跟随潮流,而没有自己音乐的立足点,那么,中国几千年的文化,我们将怎样继承和发展,我们这一代将怎样迎接明天呢?
  从爷爷、爸爸到我,50年间经历了3种音乐人生,爷爷留下了他的梦,爸爸带着他的梦,也许,我会来圆这个梦。
 
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选自199993 《江阴日报》
 
 

 

 

评奖件

 


评奖邀请函

 


评奖邀请函

 


人代证

 


人代证

 


调入省里


上一篇:王文香
下一篇:左一与江阴戏剧创作五十年

地址:江阴市益健路32号-1(二楼)芙蓉桥北桥堍 电话:0510-86838999 邮编:214431
Copyright © 2012 jyxiju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3001980号